第 112 章

马上记住斗罗大陆小说网,这里有诗和远方www.douluodaluxs.com,若被转/码,可退出转/码继续阅读,感谢支持!

景欢盯着向淮之的微信名,脸红耳热了大半天,直到未读消息的数量跳到10,他才退出去看其他人的消息。

是许久没人冒泡的寝室讨论组。

陆文浩:【来自九侠视频中心的分享-心向往之直播间完整录屏。】

陆文浩:这播放量,才几天就蹿到第一了,把向哥之前的PK视频全压下去了……

高自翔:只有自己才能超越自己,这就是强者,懂?

几天过去了,景欢一直没好意思去看录屏。

要脸。

只要我不看,尴尬就追不上我。

陆文浩:闭麦那段都被剪成短视频放网上了,我关注的两个营销号都在发。

陆文浩:我靠!我下午看的时候才200转发,现在都8000转发了?!

景欢蒙了一下。

天天开心:什么闭麦?

陆文浩:就中间啊,你去洗澡那一段。

十分钟后,景欢反锁房门,拉上窗帘,戴上耳机,慢吞吞地点开陆文浩分享过来的视频。

因为不记得具体时间,他只能硬着头皮从开头往后慢慢拖进度条。

“我是谁?我是心向往之的心肝小宝贝儿……”

草。

一瞬间,景欢恍若置身刑场。

他沉默了十来秒才从尴尬中缓过神来,忍不住伸手捂住了眼睛,只留下一条缝,继续看直播间录屏。

他当时说话的语气有这么欠揍吗?

这仙萌萌都忍了?后面还给向淮之刷了一千块的礼物?

他都不知道该夸仙萌萌是大方还是专一……

景欢忍着不适,终于挺到了他去浴室后的那一段。

他听见向淮之说:“骂人的直接禁言,骂我老婆的踢了。”

景欢在指缝中眨了几下眼,然后慢吞吞伸出手来,把电脑音量调大。

听完这段录屏,景欢连灌两杯冰水才冷静下来。

他心情很复杂。

觉得尴尬和丢人的同时,心里又莫名觉得挺甜的……

片刻,景欢把录屏保存到自己的电脑上,然后镇定地点下了屏幕左上方的“举报”。

他其实早就做好了挨骂的准备,虽然他确实没用人妖身份对其他人干过什么坏事,但别人如果觉得硌硬,那骂两句他也可以接受。

但是没有,这几天以来,他一句恶意的话都没听见过。

现在才知道,原来向淮之用轻飘飘的几句话,把所有人的关注点都带偏了。

景欢忍不住又看了眼自己的微信置顶。

刚认识向淮之的时候,他一直觉得向淮之是个挺冷淡的人,不论说话还是做事。

后来才知道,这人有多温柔。

确定视频下载好后,景欢才把网页关了。

他打开九侠,同时登录了小甜景和心向往之的号,准备一起组队做日常。

刚在家里组好队,心向往之号上的好友消息就亮了起来。

[陌生人]零落:在吗?

因为接管了帮派的堂主职位,经常有想入帮的人来私信他,向淮之这段时间很少关陌生人消息。

景欢刚想回复“不是本人”,对方又一条消息飞了过来。

[陌生人]零落:你是哪里人啊,大神。

[陌生人]零落:你玩XX吗?

[陌生人]心向往之:XX是什么?

[陌生人]零落:哈哈,就是我们这些人用的软件啊。

景欢皱了下眉。

我们这些人?哪些人?

景欢拿起手机搜了一下这人说的名字,一款软件弹了出来。

下面的简介是“男人都在用的社交APP”。

[陌生人]零落:你是哪里人?

[陌生人]心向往之:你有什么事吗?

[陌生人]零落:想跟你见个面。

[陌生人]心向往之:?

[陌生人]零落:我可以先给你发照片,满意咱再往下说。

景欢再迟钝,这会儿也该明白了。

[陌生人]心向往之:发来看看。

[陌生人]零落:【对方给你发送了一张照片,接受/拒绝】

景欢打开看了眼。

还是张半/裸/照,嫌辣眼睛,景欢扫了一眼就立刻关了。

[陌生人]心向往之:就这?

[陌生人]零落:啊?

[陌生人]心向往之:兄弟,讲道理,你这小身板,我一拳头就能让你哭上三个月。

[陌生人]心向往之:再来烦我老公,我给你开个病床包年服务。

两句过去,景欢刷新了一下对方的资料,果然,已经下线了。

本身就是个10级小号,一看就知道是来乱勾搭的。

景欢冷笑一声,动动指头,把心向往之账号的拒绝接收陌生人消息设置重新打开了。

[好友]半生:欢欢,干嘛呢?

[好友]小甜景:做日常。

知道小甜景就是景欢后,陆文浩和高自翔立刻加上了他的好友,还送了很多材料给路杭他们赔上次的礼。

[好友]半生:语音聊一会儿?

寝室讨论组久违地拉上了语音。

“那啥,我就是问一下。”陆文浩清了清嗓子,“你应该知道向哥的号之前是代练在上了吧?你姐的事……”

“知道。”景欢说。

陆文浩一愣:“哦……”

高自翔问:“意思你俩是真心相爱呢?”

“嗯,”景欢说,“比你跟你女朋友还真。”

高自翔听乐了:“草,抱走我宝贝,拒绝比较。”

几人又聊了一会儿成绩,只有陆文浩挂了一科,其余全都低空飞过。

陆文浩叹了声气:“为什么我每次都这么倒霉?考试挂科,游戏晋级失败,网恋不是人妖就是阿姨……”

他顿了顿:“就算是人妖吧,来个跟欢欢一样帅的,那我也不是不行。”

“别意/淫你爹。”景欢打断他。

“谁特么敢意/淫你,我就是打个比方。”

“打比方也不行。”

“……区霸行为。”陆文浩说完,忽然觉得自己这总结也没什么毛病。

挂了语音,景欢把九侠关了。

一个人没法同时操作两个号,简单的副本又已经下完了,他还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事。

他目光一扫,看到了旁边的吃鸡图标。

景欢挑了下眉,找出路杭创建的五人讨论组——

天天开心:都干什么呢?

高自翔:刷紫炼石。

路哥:准备洗澡。

陆文浩:刚挨完我妈的骂,二十岁了,我怎么还在因为成绩被骂……怎么说,有安排?

天天开心:男友[爱心]⑧在家,一个人寂*寞[爱心]

高自翔:?

路哥:?

陆文浩:???

天天开心:清纯男大学生[爱心]激情操作[爱心],在线一等三,男友♂不回我不睡,海岛地图会一会[亲吻]

群里安静了几秒钟。

陆文浩:曹尼玛,直接说正事,别整这些花里胡哨的,吓死我了。

路哥:我看你就是想我被向向捶死,这游戏我敢玩?这车我敢上?

高自翔:抱歉,我还是喜欢清纯女大学生。

天天开心:那你们特么到底来不来?

五分钟后,四人一块开启了漫长的吃鸡成盒之旅。

向淮之手机半途就没了电,到车上充上电后,看到群里的聊天记录,忍不住笑出了声。

景欢给他发了很多条私聊,一开始是直播做日常,到后面就是直播游戏成盒,死法多种多样。

刚看完未读消息,对面又发来两条。

天天开心:我又没了,傻逼陆文浩丢雷没丢好,把我炸死了。

天天开心:我好苦啊哥哥。

想天天开心:男友回家了。

天天开心:嗯?

想天天开心:该睡了。

回到家,向淮之洗了个澡,然后才给景欢弹视频。

景欢趴在床上,问:“明天还要出门吗?”

向淮之“嗯”一声:“还要去两天。”

景欢打开日历看了眼,两天后,就是大年三十了。

向淮之登录游戏,看了眼任务列表:“帮我把日常做了?”

“嗯,怕你来不及。”

说到这,景欢想起什么,目光躲了下镜头:“对了,我今天上你号的时候,把拒绝接收陌生人消息给开了。”

察觉到他语气不对,向淮之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没什么,有个傻逼私聊你,我把他拉黑了。”景欢顿了下,“男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向淮之一下就明白过来了。

这种事他遇见得其实蛮多的,毕竟许多玩家给他挂上了全服第一的名号,这足够招蜂引蝶的了。

但是男的……他也是第一次见。

“我以前很少开,这段时间春肖有事,白天不常上号,才让我帮忙通过一下入帮申请。”向淮之解释。

“我知道,我就是觉得他挺看不起人的。”景欢说。

“哪里看不起人?”

向淮之打开好友列表,给春肖发了条消息,说自己不想要堂主这个职务了。

“他给你号发了照片,瘦得都能看见肋骨,还黑,长得也不好看,”景欢疑惑地问,“哪来的勇气约我老公啊?”

向淮之一顿:“你叫我什么?”

景欢反应过来,也怔了怔。

他沉默几秒,理直气壮说:“老公啊……怎么,不让叫?”

向淮之无声地笑了笑:“让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向淮之很轻地皱了下眉,又问:“你怎么知道他瘦得能看见肋骨?”

“他发了照片啊。”景欢说,“半/裸的,我全看见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向淮之面无表情地打开黑名单,把那个小号翻了出来,ID发到了他号上某个杀手团那儿。

[好友]心向往之:1000,找这个人的大号。